一个爬墙爬到斯莱特林的拉文克劳。
专业的安迷修和长谷部吹,
为他痴,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
现下沉迷刀剑乱舞与压切长谷部。
今天hsb沼的沼水也是一如既往的好喝呢。
 

刚刚1w就有典典了!
开心得狂喜乱舞.jpg
爱家里的刀刀,啾啾啾❤

萤总是天使。
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
……hsb你也倒是学着点……?家里的320可都是萤总锻来的呀_(:3」∠❀)_

小乌丸出货啦!!
果然本丸里锻刀靠谱的只有萤总……
hsb怎么锻都是130130130130,要不就是他自己ರ_ರ
行行行阿鲁基知道长谷部你爱我,但是家里床位不够啊。
以后刀装工坊交给搓蛋能手hsb。锻刀全权给萤总。完美。

1200战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就捞到珠子和小酒鬼了!
ꉂ ೭(˵¯̴͒ꇴ¯̴͒˵)౨”看来我还是个亚洲人啊!!!
部部,太郎,江雪,papa,爱抖露,骨头,每个刃都棒棒哒!开心得我要下楼跑圈!
本丸里的刀刀们都是我的天使,爱他们。

家里的部部在e3毕业啦!
一直以来勤勤恳恳,和太郎一起养大了整个本丸,当之无愧的劳模,从不黄脸,永远飘花。
这个暑假最幸运的事就是入坑了刀剑,遇到了长谷部,相识了可爱的刀刀们。

今夕何夕,见此邂逅。

【国庆贺文】《天耀中华,盛世流芳》

——天耀中华,盛世流芳——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第一次给了耀君#

#理科生的渣文笔OOC,不喜轻拍#

#老王无口癖系列#

 

【10.1耀君生日贺文,登场人物:老王+你】

【此生无悔入黑塔,来世还做耀家人】

【愿天下大同,盛世恒长。】

 

       你努力地想要使目光聚焦在那面迎风飘扬的红旗上,但是过于强烈的阳光耀得你几乎睁不开眼。你只得揉了揉发疼的眼睛,放弃了这种徒劳无功的行为。

       你微微侧过脸,借着此刻不可多得的闲隙偷偷打量着身边的男子。

       他正心无旁骛地望着广场上纡徐升起的五星红旗,平日里柔和得像不沾地的絮一般的神情带上了少有的肃穆。

       他的容颜和你幼时记忆中一模一样,眉眼里依旧透着风轻云淡的从容。棕黑色的发丝在秋风中织成一张狂乱的网,精致的鎏金红袍翻飞着猎猎作响,狷狂而张扬。

       你呆呆地凝视着他,恍然间便忘了收敛自己的目光。曾经烙在你脑海深处的记忆叫嚣着浮上水面,愈发清晰起来。

       你永远也忘不了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心中涌起的那种几近于憧憬的兴奋以及悸动。

 

      “喂……我说你啊,到底在看什么呢。”

       眼前突然暗了下来,你猛然回过神,发现升旗仪式伴随着国歌已经终了。他正在你面前晃着手,口中轻轻唤着你的名字,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是无奈与宠溺。

      “升旗的时候可是不允许出神的啊。”他说着,向你靠近了一步,他与你之间的距离让你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怎么,今天有点不舒服吗?”

       “不是的……”你慌张地摇摇头,“只是太阳有点刺眼所以才……没有遵守升旗礼仪实在抱歉……”

       他看着你淡淡地笑了,升旗时的严肃逐渐消弭不见。

       “那个,耀君……”你嗫嚅着。

       “嗯?”

       你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缓缓说出了那一句在你心中酝酿已久的言语。

       “66周年,祝你生日快乐。”

       他的笑容在听到你的祝贺的这一刻,宛如一个天真的孩子,灿烂而又耀眼,洋溢着阳光的温暖。

       “谢谢。”

       你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绯红的双颊被他尽收眼底。

       他像是被你的反应逗得好笑,整个神情都明朗起来。

       “每次看到你这么大的孩子,都会让我觉得自己年轻了好多。”他中性的音色在空气中扩散开来,像是一杯清冽而幽香的淡茶,令人回味。“没有你们,我真的都觉得自己是个老头子了。”

       你抬头看着明明是年轻的王耀说如此老陈的话,有些忍俊不禁:“耀君您明明很年轻呢,会变老的也只有我们吧。”

       话音未落,你便明白自己说话又不经大脑。你知道国家体与人类之间不谈时间年龄的话题已经成了心口不宣的规定,更何况你曾听说王耀似乎对这些话题讳莫如深。你后悔得简直想抽自己一个巴掌。

        “抱歉……”你讷讷地开口,不免有些提心吊胆。

        “没事的。”王耀的语调没有变化,甚至笑意以及温柔都没有丝毫的改变,“你说的是事实。”

你哑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

       你深深地明白着,作为一个国家的象征,王耀的存在绝对是能够况跨越时间长河的永恒。他不会老去,更不会死亡,他将永远停留在风华正茂的年纪,在年轮更替的罅隙中淡然地经历着兴衰荣辱。

       他的岁月太长,你的生命太短。他与你的时间存在着无法丈量的鸿沟。

       “我并不喜欢永恒的生命。”耳边传来他的声音,淡然而沉静,“但是我不能选择。”

       “永恒的生命难道不好吗?你可以经历不止一个时代。”

        王耀微微摇头,他的神情温存淡漠,犹如隔岸观火,哪怕烧着得是他自己。

       “经历的越多,遗忘的事情也会越多。”他扬起脸,望着檐顶上碧蓝的苍穹若有所思,“曾经有许多事情,我认为我会永远记住,但是如今回忆起来,却只剩下一个大概的轮廓。有的一些,甚至连轮廓都想不起来。我们不常与普通人类接触的原因也大致如此,那种遗忘的感觉并不好受。”

        你呆呆地杵在他身旁,想要说些什么却无从下口。王耀似乎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难得的沉寂弥漫在两人之间。

        “实际上,耀君,没关系的。”良久,你终于出声打破这令人尴尬的沉默,“我记着就好了。”

王耀像是不解你的话,疑惑地转过头来看着你。

“我一直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耀君您的时候,从没有忘记。”

       曾经的记忆终究全部翻腾出了你的脑海。

那个时候的你还太小,记忆早已模糊不堪。但是你依旧清晰的记得,那一天的耀君,在城楼角落的阴影里逆光而立。他穿着华丽而隆重的礼服,也如今天一样安静肃穆,凝视着广场上飘舞的五星红旗。

       他的韬光养晦,他的与世无争,都静默地沉淀在那不言不语中。

       虽然从未有人告诉过你,他就是王耀,他就是中/国/。但是你只消一眼就能知道,那位气质飘然得犹如仙人一般不近尘埃不容侵犯的男人,除了王耀,再无旁人。

       幼时的你太过怯懦,只敢躲在楼下的拐角处仰视着这个目无下尘的男子。也许是你的目光过于灼热,他似乎发现了你,低下头来对你淡淡一笑。

       在与他四目相视时,你不知道该怎样形容那一双瞳眸。

       那双眸子像是包罗着万象星辰的苍穹深处,又像是映照着星空的时光暗河,透着初雪一般的清寒。他眉眼微挑,目光里闪烁着说不出的明澈。他就这么凝视着你,淡淡的温柔从眼中倾泻而出,几乎要把你溺毙在那一片琥珀金色的海洋中。

       从那以后,他便成了你永远的憧憬。

       他便是你在心中暗暗发誓守护的国家。

       你知道自己的生命在他的岁月里不过是一段微不足道的片段,但你依旧无怨无悔。哪怕最后化为青烟一缕,尘埃一粒,你仍然愿意让自己的灵魂常驻于此,像那些为了守护王耀而牺牲的烈士一样,守护着眼前的人。

       即使你也许无法陪他到地老天荒,也许无法再一次见证他君临天下,你依旧把他视为自己神圣的信仰。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吧?

        ——你深爱着王耀,深爱着整个中/国/。

        ——你愿意世世代代当他的子民,至死不渝。

        ——“所以,耀君,我记着就好了。”

        “所有的事情我们都将会记住,哪怕您想不起来了。所以,您不必费心。”你将手放在心脏的位置,用起誓一般的语言向他庄重说道。

       内心的汹涌澎湃逐化成句,让你向面前的男人表示着自己无尽的忠诚。

       一只温热的手落到你的头顶,温柔地摩挲着,它的重量让你感觉分外安心。

        “……谢谢你。”

        “那么从此以后,就拜托了。”

       他如是说道。

       你笑着道:“没关系的,毕竟我最喜欢耀君您了。再说,有很多东西,的确怎样都不能忘啊。”

       “……请放心的交给我们吧。”

       他的嘴唇边缘在听到你说的话时轻轻地延伸,随着阳光浅浅地牵动着,柔和的线条,是温柔的迹象。太阳的光辉由此黯然失色,周遭的一切变为了虚无的光影。

       他扬起脸,笑意氤氲着清和,流光溢彩。

       “能够听到你这么说,我也放心了。”

 

       

       “能在离开之前碰到你,我很高兴。”

        他话刚说完,你心中遽然一惊。你急切地问道:“您这就要走了吗?不能再留一会儿吗?”

        他侧视着阁楼下的人群,摇头道:“仪式已经结束了,我被太多人类注意到可是会很伤脑筋的。”

        听到他的回答,你的失望和不舍从心底里油然而生。

        ……可能从此以后,再也无法见到他了……

        “那么,再见了。”王耀的语调是一成不变的柔和。

       你强压下心里翻涌的难过,告别的话语哽咽在喉,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就在这时,王耀突然拉近了与你的距离。

        他俯下身子,蓦然放大的五官让你条件反射的闭上双眼。你听得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膛剧烈的跳动,犹如擂鼓。

        他用指尖拨开你的头发,在你额头上烙下轻柔的一吻。

    

         这一刻,你甚至不知该怎么呼吸。

 

        “我也同样深爱着我的子民。”

        “——一直以来,我从未离开。”

       微风吹动你的发丝,拂过你的脸颊。鼻息中都是那个人清淡的味道。 耳畔要涌入的声音多得分辨不清,相比起他的嗓音,却显得无比空洞。淡淡的温热包围着你沉溺在他倾世的温柔里,携带着的暖意刹那间包裹住你的四肢百骸。你真真切切地感受他的和煦。

       时间在此刻长满荒芜,刻刻迟缓,肃杀一片。你伫立在此,几乎忘了今夕何夕。

 

       待你再一次张开双眼时,时间像是已经过了一个世纪,又像是过了仅仅几微秒。

       阁楼上只剩下了你一个人,王耀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没有他的陪伴,这里显得萧索薄凉。太阳隐到了流云的背面,光芒变得不再那么刺眼起来。

       你愣了愣,随即便扬起脸来,向着逆风飞扬的国旗凭栏而望。明明灭灭的阳光透破蓝色的苍穹,眼前数不清光华,一如他撩人心魄的双瞳。

       那面红旗像是空中绽开的烟罗,与天空的蓝丽泾渭分明。

       你感到自己的左胸膛在风里微微发烫。

       你知道,那里住着一个自己永远憧憬着的人,那里承载着你对一个国家的感情。

       你也知道,那个人一定会带着那状若无物的温存,守护在这个国家光芒璀璨的尽端,就像你们守护着他一样,沧海桑田,至死不渝。

       只要是这样的话,就再也不用担心了。

       这个穿越了冗长时光的古老国度,必定在未来的某天里,散发出绵长而温柔的流光,璀璨瑰丽,经久不散。

 

        ——岁月静好,天地恒长。

        ——天耀中华,盛世流芳。

 

【Fin.】

 

查看全文

《天佑》

        这首本来应该是8.17发的贺文,但是因为一直埋没在地理书里忘记发了QAQ
         这是一首渣渣的藏头诗,希望不要嫌弃_(:з」∠)_
         在下白泽,请多指教XDDDDDD                                   

                             《天佑》
                            天池凝霜映残月,
                            佑君已过山千叠。
                            起笔呓嗟空悲切,
                            灵还十年泪似湝。
                            万里长白飘寒雪,
                            世世两隔话诀别。 
                            不识远方灯未灭,
                            朽路尽头仍无邪。 

查看全文
 
© 嘿西沼大护法°💫 | Powered by LOFTER